【新春走基层】工地“铁娘子”,鏖战火神山

王晓红:老骥伏枥 勇上前线

王晓红是项目钢结构施工部分的“主心骨”,作为有三十多年工作经验的钢结构专家,今年53岁的她一到现场,同事们都像打了一针“强心剂”,更有底气了。面对严苛的施工条件,她图纸、技术、物资、现场四大方面通盘协调,每天上百个电话、只能休息五六个小时已是常态。她说:我家两代人都是三局职工,争先精神早已刻在我的心里,国事当头,我们三局人召之即来,来之即战,战之必胜!

孙燕芳:16小时逆行路

跨越1280公里,驾驶16小时,孙燕芳逆行回汉。“作为企业的一份子,这个时候必须回来”,休整了三个小时,她便奔赴施工现场,投入项目疫情防控组工作。除夕前夜,孙燕芳接到建设火神山医院的消息,紧急筹备医院建设所需的后勤物资,从吃穿住行必需品到疫情防控的每个细节,她沉着应对,第一时间组织资源,分工联系。彼时,她刚陪老公和儿子回到汕头老家,初三一早,经多次协调,她们终于拿到了出城通行证,一路向北。

“师傅,吃饭了吗?”现场一千多名工人,她的一幅亮嗓成了冬日里的阳光,所有人的吃饭问题是她心尖上的头等大事,工人在哪里,她的脚步就到哪里,确保“饱肚子工程”不落一人。非常时期,大量施工人员聚集,疫情防控是重中之重。她组织团队每四个小时为工人更换口罩,每日对现场、办公区、生活区消毒,兜里揣的都是手套、创可贴、碘酒等劳保用品。“妈妈,你要戴好口罩,保护好自己”,家里的小暖男不断发来消息叮嘱,孙燕芳笑称儿子啰嗦,但我们都知道这是她身体力行、带头表率的最佳证明。

张芬:“轻伤”不下火线

张芬作为项目资源保障组的成员,主要负责与打包箱、物流等供应商签订合同、安排付款等工作,所有款项日清日结,工作量可想而知。为了配合后期的审计工作,她要牵头完成采购物资收料、验收和结算工作,保证财务清晰,有依有据。每天工作都长达12小时以上。“以前别人叫我‘工地铁娘子’,现在也是一样。”张芬如是说道。

春节前夕,张芬患了一场重感冒,当时正在筹备工程装备科技公司的工作会,她顶着39度高烧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丈夫心疼她,叮嘱她等到春节了一定要好好休息调养好身体,然而当得知公司将建设武汉火神山医院项目的时候,她主动报名参加,再一次投入了新的战场。

韩建英:等到病毒散去的那一天,我要给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们一定会尽全力保障你们的健康安全。”“现在疫情紧张,能不能安排工人加班尽快出料?”负责项目招采工作的韩建英每天要接打80多个电话。在“年关”和“疫情”的双重阻力下,寻找劳动力、生产材料成了建立火神山医院的难题。为了第一时间组织劳动力进场,韩建英拨通一个个工友和家属的电话,对于大家的担心和焦虑,她解释了一遍又一遍,她说:“我很能理解他们的顾虑,我能做的就是提供一切资源帮助工友上岗,哪怕要我们一个个去接,我也要把他们接来。”

韩建英家在武汉,长期驻郑州工作,6岁的女儿天天盼着她回家过年,她回到武汉刚刚过了除夕,就投入进火神山医院的建设中。每晚10点多回到家里,韩建英不敢与家人见面,自己把自己隔离在一个小房间,她说:“家人和建设任务都很重要,唯有把自己隔离起来才能两者兼顾,等到病毒散去的那一天,我要给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杨宁:物资运输“女掌舵”

接到参建项目的通知,杨宁第一时间不是犹豫,而是马上着手联系运输车,了解运输车辆资源状况,第一时间掌握动态。因为她深知,这是施工资源的第一保障!

24日一早,杨宁接到了火神山医院物资运输任务,开始!杨宁立刻紧绷神经,迅速对各环节人员进行协调……直到25日上午,各地方组织的集装箱资源陆续到达现场。而截止29日凌晨一点,共计826套集装箱物资运达工地,运输量累计达123车次。

胡菊生:逆流而上 坚毅而美

大年三十,正在高速公路上驾车回安徽过年的胡菊生接到了公司火神山建设现场的求助电话:“胡姐,现场急缺材料员,您能否来前来支援”,面对紧急的情况,她没有犹豫,一口答应。3个小时后,迎着驶离武汉的车流“逆流而上”的胡菊生到达火神山项目现场,一头扎进物资清点工作当中。

汤丽华:6小时滴水未进只为现场物资及时到位

在得知公司要负责承建火神山项目后,汤丽华第一时间主动向公司请缨支援项目建设。她说:“作为一名资深材料员,我知道在紧急项目中该如何调配资源”。除夕当天,她来到项目现场开始负责物资进场清点及转运调度工作,连续6个小时滴水未进往返于风水电各类安装材料堆场,挺着喊哑了的嗓子为物资转运开辟出了一条条“生命动线”。

潘妍君:项目后勤的贴心管家

“小宝,快叫妈妈呀。”视频这一头,戴着口罩的潘妍君眼睛都红了,湿漉漉地快要淌下泪来。“小宝做完手术没几天,我好想抱抱他。”自从来到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潘妍君就再没回过家,孩子都留给外公外婆在照顾。

作为火神山医院项目的后勤管家,身形瘦小的潘妍君已经连续奋战了整整一周,嗓子都嘶哑了。办公区布置,调配办公物资,项目人员吃住行……一天下来光电话就得打五六百个。尽管每天睡眠不足5个小时,但她的手机一刻也不敢关机,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

责编:张阳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ore-psychiatry.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